咨询电话:186 7916 6165 咨询电话:186 7916 6165 (微信同号)    在线QQ:181796286
DESIGN SHARING ·
设计分享
关注开优网络 关注前沿
网页设计中那些令人惊叹的白色空间
如何创建垂直节奏与页面和谐

我们应如何设计人们最讨厌的大问题

发表日期:2017-10-13    文章编辑:南昌开优网络    浏览次数:2215    标签:网页设计

和许多事情一样,设计的本质在于解决问题。就像你以前听到过的,设计不是一种创造性的自我表现,而是一个解决问题的过程。那么,为什么我们没有听到惊人的设计突破——解决世界上最大的问题呢?

作为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I Love New York”的设计师米尔顿·格拉泽(Milton Glaser)曾经说过,“设计是从现有条件转变为首选的过程。”但世界真的需要我们的帮助吗?

食品与饮水安全、经济机遇、气候变化与环境问题、社会公平和善治(医疗保健,安全,保障和教育)等领域,有几个受到尊重的全球性组织致力于大事业之中?

你会注意到,在你的本地应用商店前十名中的应用程式根本无法解决这些问题。那么为什么我们还未听到能够解决世界最大问题的惊人的设计突破呢?

 

1.我们讨厌我们所不知道的事物

我相信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讨厌我们不知道的事物。我们的安全感形同泡沫,对于我们许多人来说,我们从未经历过的问题以及解决它的过程会让我们感到极度不舒适,这需要大量的时间以及耐心和同情心才能做得很好。

同情是能够理解和分享给另一个人的感受。比起说的,这在实际设计活动中却不容易做到,甚至有人说这是不可能的。

同情往往涉及对一个人的同情心,但不一定必须感受他们的感受。另一方面,同情也经常涉及不懈的自我牺牲——这意味着你会变得不舒服,以便你可以亲自了解问题的本质。原因其实很简单,你很难对你自己没有感觉或看到的东西充满热情,更不要说去解决了。

举个有关于考虑设计问题的例子。当道格·迪茨(Doug Dietz)在他的新设计的核磁共振机上遇到一个年轻女孩因为恐惧而泪流满面的时候,他发现了面对面的同情价值。他设计是最先进的,世界一流的医疗工业设计,但是孩子们并不关心这些设计的愿望。

事实证明,通过变更设计,他的客户对于新的MRI机器的第一感觉是,它看起来像一个海盗船而不是更有价值的高科技医疗设备。重新设计后的结果是患者满意度提高了92%。患者感到高兴,医生的工作变得容易一些,一个女孩甚至在扫描后问她妈妈,“明天我们能回来吗”?

 

2.同情很难

会计对于4000万自由职业者的美国人如同MRI一样可怕。当我告诉他们,我在一家专注于改善会计的公司工作时,没有人会感兴趣或者兴奋。这是有多少人讨厌会计啊!其实这个词本身就是最灿烂的微笑,特别是在占我们客户很大一部分的创意人才中。对于我刚才提到的这些,你很可能已经决定停止阅读了。

在我与客户交谈的时候,我了解到最常用的会计软件并不是为他们设计的,它是专为会计师而设计的。大多数使用它的人实际上是充满激情的自由职业者,他们“被迫”使用这些“愚蠢”的工具,这让它们感觉自己很无知。

就好像孩子在未经设计的MRI机器前感觉恐惧和不舒服一样,大多数会计工具似乎都是为了使你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并且增加你的焦虑感——很奇怪是吗?

但是,如果你没有与他们实际谈论他们的生活,那么你就无法知道你面向的客户具体的需求。你不能怪不懂技术术语的用户,你不能想象在一堆软件的拥有一生,激情和事业的情况——你必须进入他们的世界,并需找机会设计一个更能使他们便于使用和融入的方法。

 

3.打破你的“安全泡沫”

那么你应该如何更接近你的客户呢?对话是只是一个开始,因为有时报告和观察数据之间会存在一些误差,人们经常会遗漏重要的细节,这可能会阻碍帮助你真正了解问题的所在。可能你需要时间才能真正了解它们,以及它们想要达成的目标。

意想不到的观察结果会围绕具体的目标展开一段拥有实际意义的“对话”,这将有助于你设计有关未来符合“人性”的产品功能,甚至更敏感于用户的需求,从而直击要点。

每段对话可能充满了无形的假设和偏见,这会导致设计师远离真相。每个人都有某种偏见,我们自己的生活经历导致我们经常泄露这些在我们的对话中。

困居在我们所自我营造的安全泡沫中,品着甘蓝冰沙,倦怠的做在我们的办公桌前,我们未能“刺探”事物的本质,因为我们自身就显得平淡无奇。

 

4.加入

为了弥合这一差距,一些公司现在正在使用人种研究员,通过研究人和文化的差异,来设计出更合理的作品。设计人种学家试图从用户的角度观察社会。据“A Practical Ethnography”的作者萨姆·拉德纳(Sam Ladner)称,民族志是关于理解意义的,而不仅仅是“细节”。将细节与更广泛的社会生活模式联系起来能够更有效的帮助我们发现和解决实际的问题。

如果“设计是从现有的状态转变为优先的过程”,那么我们需要开始学习和观察“现有条件”了。

这不会在会议室或办公桌上发生,它不会发生在讨论或总结报告中,当我们远离钢筋混凝土的世界,跳入到实际的环境中,与世界各地联结并且和他们一起工作时,我期待着世界各地的团队与客户一起感到不舒服,以便他们可以相互理解并建立更好的解决方案,解决世界上最讨厌的问题——同情。